乾贞巫祯来大师声明:

本文系笔者2004年通过三个月的考察疏理、查阅典籍撰写的文章,曾在刊物上发表,并被许多网站转载,有的尊重作者署名,有的不尊重作者隐名,更甚者全文转抄而盗名。近来,发现一些所谓的“大师”在厦门用本文进行“演讲”。某银行请了一位外地所谓“中国风水协会会长”在贵宾会所讲风水,竟也全篇套用本文。只要稍为有心的读者和听众,都可以分析得出结论:初到厦门能如此了解厦门吗:一两天时间能查阅厦门文史吗?关键一点。本文有些资料,取材于2004年,厦门经济蓬勃发展,时空转变,一些论点与现在的厦门环境不完全吻合,抄袭者却全文照搬,漏洞百出。

特此声明!

2010年5月25日日

 

科学风水点评厦门房地产
◎作者:巫祯来(乾贞)

风水名称的来源,一般公认语出晋代风水大师郭璞所著《葬经》,谓:“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故谓之风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葬经》简明概括了风水选择标准:“来积止聚,冲阳和阴,土厚水深,郁草茂林。”明代乔项《风水辨》云:“所谓风者,取其山势之藏纳,土色之坚厚,不冲冒四面之风与无所谓之地风者也。所谓水者,取其地势之高燥,无使水近夫亲肤而已;若水势曲屈而环向之,又其第二义也。”其实,“风水”的实质是“气”。用现代观点,“气”是一种力,一种场院,一种波。气的存在是不断流动着。气的本质是超微粒子。1987年美国罗比巴哈小姐著《风水——中国的方位艺术》一书说道:“气是风水中最重要的因素。”“认识气,便懂得风水中的全部。”

风水学还有一个比较正统的名称,也可以说是官方的名称,叫作“堪舆学”。许慎《说文解字》中说:“堪,天道;舆,地道。”所谓堪舆,就是勘察山川地势,阴阳五行,辨方正位,又容天文星象,规划住宅城市,注重天、地、人成为一个合谐整体。

翻开清道光十九年间出版的《厦门志》,上面有这样的记载:

“泉(泉州)视同(同安)为唇齿,同视鹭(厦门岛)为咽喉。”
“金为泉郡之下臂,厦为漳郡之咽喉。”
“禾岛自同邑(同安)分龙,迤逦西界而来。……行十余里,至狮山,出御屏,边海南行,龙蟠虎踞,控水尖而引阳台(阳台山),鹤膝蜂腰,历天界而挺。虎岫、老龙、脱润,从靖山卸落,结聚入首处,平地特出三台。明江夏侯周德兴相阴阳、观流泉,度地居民,建城其中。”

从这段文字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明朝江夏侯周德兴建厦门城时,认真考察了来龙去脉,根据传统的风水理论,“相阴阳,观流泉,度地居民”,进行厦门城的规划和建设。我们应当感谢这位既是政府官员,又是风水大师的周德兴,在数百年前为我们美丽的厦门城奠定了发展的基础。

风水学是中国独创的一门艰深学科。它集天文学、地理学、环境学、建筑学、园林学、伦理学、预测学、美学于一体,历经五千年的时间检验,经过广袤地域的空间实践,具有世界上最充分的统计学价值和应用价值。它的研究理念是天人合一观,天地人“三才”一统观。其研究有别于西方传统的研究方法——“人在事务外”,而主张“人与天地参”。主体、客体的逆顺,决定其弃取。风水学既是一种民族传统文化,也是一门严谨的科学。中国历代传统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都存在风水规范,广阔的聚落和各式民居,也存在风水的约定俗成。风水学在中国传统建筑中是不可或缺的。风水学在现代城市规划和建设中,在房地产开发中的指导意义已经越来越爱到专家学者的重视。美国派员到天津大学建筑系研修中国风水;澳大利亚、日本等国组团来华作风水考察和学术交流。李约瑟Joseph充分评价“风水是中国古代的准科学,中国古代的景观建筑学” 。可以肯定地说,传承五千年的中国风水学,是文化瑰宝,应加深入发掘研究,中人要去芜存菁,古为今用,形成“现代风水理论”,一定能为现代化建设服务,造福人类。

下面,从现代风水的角度考察分析厦门的房地产开发,管窥蠡测,纯属一家之言,谨供识者借鉴。

科学风水看厦门的城市规划

城市总体规划中道路系统应当注重风水布局。城市道路网风水规划有四忌:忌折曲,忌斜射,忌四正,忌裸行。我国现代城市规划,自由式、中心放射击式、几何式道路网,多为西方规划手法。厦门也不例外,造成不少败笔。例如文灶、湖滨、滨北、莲坂等处的道口预留太小,虽然目前把转盘改为红绿灯标式,仍然不利于交通发展。仙岳路、湖滨北路、湖滨南路、厦禾路四条东西线与湖滨东、中、西三条南北线犯了四正之忌,缺乏美感。有些历史问题已无法改变,重要的是,从现在开始,规划者和建设者要担负起历史责任,多从现代风水学的角度去把握规划和开发建设。城市道路如河渠流水,“车水马龙”,河渠不能无岸无堤,道路不能无衣而“裸行”。路的两侧应当绿化和进行景观建设。辽宁营口市渤海大街一百米道路红线宽度,盘锦市政府大街八十米道路红线宽度,形成两侧各十米宽的人行道、绿化带,显示出规划的超前意识和风水意识,是值得借鉴的。这种大手笔的结果是,房地产开发更提升周边的建筑品质, 不仅不是浪费土地,而是更好的利用土地。厦门岛内的道路建设,滨北、滨南和厦禾路明显留宽不够,几个大的十字道口偏小,从而成为交通发展的瓶颈,也限制了道路两旁的房地产开发楼宇档次的提升。而环岛路的开发与建设,反把道路与景观融为一体,不论从风水学或是保护环境的角度看,都是成功的例子。

城市绿地系统的风水布局,无论公共绿地、机关专用绿地、各类防护绿地和水面,都要避免人与自然的分离,使林不断、水不死,形成良好的风水环境。山环可藏风,水抱可揽气。要把绿地系统引入城市中心地区,形成楔入型绿地(含水面)系统。风水研究和现代科学研究证明,植物有“血型”,有感情,有语言,有阴阳属性。植物是有灵性的。用植物布场,可以调节器节小气候,可以协调生态平衡。厦门不少有远见的房地产开发商,在小区规划中已经很重事绿地系统的风水布局,如国贸广场、东方巴黎、莲花广场、瑞景生活广场等。

城市风貌特色的风水布局也是一个重要问题。西方美联社学主要注重在街区建筑的外在的形式美,而中国风水美学主要注重内在的“灵魂”美。其理论建立在河洛精蕴这中,易理太极之上。《周易参同契》说:“一物从来有一身,一身自有一乾坤。” 一个社区,一幢建筑,都视为不同大小层次的太极系统,要有中心,主次分明,做到“物物皆有太极”。江头宝龙大厦,外形如巨龙腾飞,门前设一“风水球”,双龙戏珠,富有象征意义,在周边的建筑物中自然如鹤立鸡群。

所以说,现代城市风水规划,要从源头做起;房地产品牌的打造,应从政府部门开始。

附带说一下厦门已形成的“风水”败笔:

厦门海堤的利弊——打通厦门岛北上出岛通道,却堵死北海域东西水域的沟通。
西堤的利弊——形成城在海上、海在城中的员当湖景观,却留下湖水疏浚的难题。
仙岳山与云顶岩隧道开通的利弊——疏导交通,却破坏了山体自然形势,斩断了岛内两大龙脉。
在城市规划和房地产开发过程中,一定要高标准高要求高起点,眼高手底不要紧,最怕眼低手高。暂时没有能力做的,宁缺勿滥,宁可放着,千万不要重蹈“移山填海”式的覆辙。

科学风水看厦门的房地产开发

就整个厦门房地产市场而言,由于这几年来的迅猛发展和其外向型特色,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有实力的开发商来厦发展。江头版块,近二十个精品楼盘,势头强劲;西海岸中高档楼盘群星璀灿;东海岸会展中心、员当湖畔精品纷呈;岛外的大唐·富境、杏林地产不甘示弱。假如用现代风水学点评厦门房地产开发,可以获得许多有益的启示。

例一:福津大街的遗憾
一谈起福津大街,厦门人众口一词地说是“臭水沟上盖房子”。风水学上忌讳在阴沟上建筑,认为这种房子“破财”,或者会给主人带来“霉气”。这时除了涉及到环境地心理学和医学心理学问题外,还存在其它科学因素,比如,地基不实,环境污染。本来员当湖的疏浚就存在问题,福津大街的形成,地下污水的排泄加重了员当湖的负担。自然环境地中的行为空间、气象风土与人的心理行为之间融合,产生“环境气场”,极大地影响着楼盘的质量。

例二:国贸大厦的“旺”和莲富大厦的“衰”
国贸大厦和莲富大厦隔道相望,近在百米之内,都处于商业旺区。但是两者的命运完全不一样。同样是写字楼,国贸大厦的出租价位在每平方米五、六千元,而莲富大厦只有两、三千元;国贸大厦供不应求,莲富大厦许多业主“深闺待嫁”。一旺一衰,形成明显对比。纠其原因,是开发商在建筑设计时采取不同的风格造成。前者符合风水原理,后者违背了风水原理。国贸求方正大气,而莲富大厦犯反弓之忌。风水学上弓形道路、弓形建筑都称之为“反弓煞”。其实这里面隐着一定的科学道理。弓形建筑有一种无形的张力,对外来者有一种排斥势力,左右行人的视线始终只看到一半。另外,大厦设计成弓形,前面无法形成一个聚气集人的小广场,必然使人气大打折扣。江头的锦绣广场、文园路的文馨园店面(海峡茶都)犯了同样的毛病。

例三:海沧的“热”与同安的“冷”
其实,从现代风水学的角度,同安版块远胜于海沧版块。但是就目前情势,房地产开发海沧的“热”与同安的“冷”。究其原因,是海沧前几年作为开发区的炒作,加上海沧大桥的建成。现在的厦门市,已把原来的同安县改为区纳入市辖(历史上的厦门岛本为同安县辖),物换星移,亦是正常。但以我之观点,风水形势远胜于厦门岛内。市政府甚至可以考虑应当“迁都”同安,因为同安是古城,“迁都”同安有三大好处:一是占据风水宝地;二是带动“大厦门”的开发,根本上克服厦门人的“小岛意识”;三是把把政治文化中心转移,利于把厦门岛建设成为真正的旅游观光胜地。而海沧从风水学的角度察看,是一块不毛之地(风水学上称之为童山),人居环境形势不佳,只能作为工业区开发。

例四:禾祥路与商圈的形成
禾祥西路与禾祥东路没有贯通之前,禾祥路是一条沉寂的小街。如今的禾祥路,特别是禾祥西路,已成为一个商业旺区,其品质、品味有超越中山路之势。中医学上有“痛则不通,通则不痛”之说,与风水理论中的气场流通同出一理。房地产开发能否充分利用道路的通“气”,或者营造通“气”,是成败的关键。禾祥西路的店面,已由交房时的每平方米15000元增值为30000余元,都应归功于这一“通”。

这个“通”,有如古人所谓的“寻龙点穴”。文曾路贯通了文灶与曾厝垵,带动了文屏山庄和上李村的繁荣,点出了“怪坡”的发现。

以我个人考察,厦门岛内房地产开发有六大风水圈(中山路老市区不论),可以作为房地产开发商和购房者瞩目之地:
一是文灶圈(文园路——文曾路——金榜山)
二是梧村圈(火车站——金枫园)
三是莲坂圈(国贸大厦——莲前西路——香江花园)
四是吕厝圈(以原吕厝大转盘为中心辐射,包括江头、吕岭路一带)
五是SM广场圈(仙岳路——马垅——江头)
六是湖里圈(散花式,因历史原因造成大片工业厂房入驻,使人居环境欠佳,也无法使房地产开发成为一定形制)

科学风水理论看厦门的购房选择与房地产前景

从一般购房者的角度出发,购房选择条件主要有考虑生活便利、建筑质量、室内布局、小区氛围、房产价值等等。其实,这些都属于现代城市人居环境考虑的范畴。人类社会政治经济的发展,大量运用现代化技术,将自然界的各种原料制作成多种多样的人工产品,来满足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求,人类居住城市化充分反映了人类与环境的自然化又相互矛盾,如何在城市面上化建设,在房地产开发中实现和保存生态理想,是建筑设计、地产开发的重要课题。

目前,厦门的购房者有一种片面追求岛内房、老城区房、中心区房的倾向。这是一种误区。这些不正确的观念无形中也引导了开发商在这些有限的地块中竞争角逐。从现代风水学的角度分析,人居环境地的营造和选择必须有“时空超越性”。《沈氏玄空学》中“论阳宅”一文中指出:“阳宅不独理气为要,而光线也不能不讲。”其实就是对住宅光环境地、热环境的重视。比如,中山路一带的住宅,无论如何改造,其拥挤、噪杂的缺陷随着城市的发展将越来越凸显。集美、海沧的房产随着人居环境的改善将不断升级,升值空间也将逐步增大(如海沧的房价已由二年前的1平方米1000多远爬到逼近3000元)。从生活质量方面考虑,新区建筑的“风水气场”更有益居住者身心健康。

有一部份人非常热衷于海景房,湖畔房。其实从风水学上看,海边、湖畔的人居环境未必最佳。风水理论认为,江河湖海之畔,水势涣散,不利于藏风聚气,长年水气激荡,会使居住者心神不宁,影响健康。厦门市政府在城市规划时,在白鹭洲一带留出大片绿地是非常有远见的。如果员当湖周边的房地产开发过于密集,不仅人居环境变差,而且造成员当湖的污染。有不少开发商一直盯着环岛路一带的优美环境。这一带只适合于旅游开发,而不适合于人居开发。如果把这一带都开发成居民区,其优美环境地也就随之消失,居住者必然也得不到最佳的适应。

风水的核心理论有一句经典语言叫做“藏风聚气”。古代的村落建设,考虑的是山势环围和河流缠绕的藏风聚气。现代城市人居的“藏风聚气”靠小区的规划形成凝聚力,也可以考虑地理位置的“藏风聚气”。以我的观点,集美、杏林、同安(包括现在的翔安),其人居环境地,在“藏风聚气”上绝对不亚于厦门岛内,其地气之厚重也不亚于厦门岛内。只要做好小区的规划,提升房地产的软硬件质量,在不远的将来,一定会受购房者的青睐,房产升值的空间是巨大的。

上海浦东刚刚动工开发时,许多上海人不屑一顾,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套房。”十几年后的今天,浦东的房价已不低于浦西,总体人居环境已超过了浦西。我想,有远见的开发商和有远见的购房者,都应当把目光盯着岛外,政府部门也应作这方面的引导。

按周易八封的观点,以大厦寻一太极,太极点在同安旧衙署处,有如中国大地的中原。东北乾位、正北坎位、西北艮位,属休、生、开三吉门。大厦门的开发建设的重点应放在北方。我从现代风水学的角度为大厦门开发作如下“规划”:

一、厦门岛(含鼓浪屿)风水圈:作为纯旅游区和商业区建设;
二、海仓区风水圈:作为工业区开发建设;
三、集美区风水圈:作为文化教育区开发建设;
四、同安区风水圈:作为市政府驻地的政治中心建设;
五、翔安区风水圈:作为人居房地产开发,大嶝岛可作为高档酒店和高档别墅开发,与鼓浪屿成为一左一右、一新一旧的建筑艺术天然展览区。

打开厦门地图,你可以看到一个有趣的形状:厦门如一龙首,角在北,开口向南,厦门岛似一明珠,左边的大嶝和右边的鼓浪屿像对称的小明珠,非常生动。所以,大厦门可以命名为“龙首含珠”。

从风水学上分析,大厦门同安为正,翔安为左青龙,海沧为右白虎,厦门岛为前朱雀(案山)。是一块天造地设风水宝地。

中国风水学在“阴阳五行宇宙气场效应”,今天称之为“宇宙螺旋场效应”的框架下形成了系统的“天人感应”思想。“人秉天地之气以为生,故人似一小天地,阴阳五行,四时八节,一生之中皆能运用”(《履园丛话》)“夫宅者,乃阴阳之枢纽,人伦之轨模。……人因宅而立,宅因人而存,人宅相扶,感道天地”(《黄帝宅经》)

展望厦门房地产,必定会在这片温馨的土地蓬勃发展,欣欣向荣。


2004年元月8日稿于厦门易心堂

返回首页 前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