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房中术》

前言
第01节 房中术释义

第02节 中国古代秘传房中术
第03节 采阴补阳
第04节 采阳补阴
第05节 采三峰大药
第06节 比甲功夫
第07节 窄阴方
第08节 道士的房中手术
第09节 阴阳的修炼之术
第10节 古代性观念和房中术
第11节 性前嬉
第12节 素女经
第13节 欲不可绝
第14节 欲不可早
第15节 欲不可强
第16节 欲不可纵
第17节 欲有所避
第18节 性事法则
第19节 动得其宜 先肾后心
第20节 先戏而乐 神和意感
第21节 男候四至 女候五征
第22节 听音察形 缱绻情深
第23节 善用八益 避免七损
第24节 动而少泄 固精养生
第25节 巫术为主医术为辅,社会学家谈房中术
第26节 以历史眼光看房中术
第27节 古代房中术纵论
第28节 “采阴补阳”与女性的客体化

返回首页

欲有所避

  我国古代房中养生家,从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人的精神心理变化,从人的饮食起居等方面,对夫妻房室生活的宜忌进行了多方面的探索与研究,《玉房秘诀》有“三忌”,即所谓天忌、地忌、人忌说;《素女方》有七忌的见解。自尔有关房中著作与医籍,围绕“三忌”与“七忌”说,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形成了比较完善的房事避忌理论。
  关于交合情绪,《玉房秘诀》云:“……喜怒、忧怨、恐惧,此人忌也”。明确指出,情绪激动,忿怒与忧虑,怨恨与惊恐时,禁忌同房。犯此者不仅性事不可和谐、快乐,反可致生疾病。“交接之道在于定气、安心、和志,三气皆至,神明统归”(《素女经》),情绪安定,心态平静,志意和畅,神形的和谐统一,是交接的必要条件。从性心理活动而言,这是非常科学的。男以精为本,贵在清心寡欲以养精;女子以血为本,贵在平心定志,以养其血。《景岳全书。子嗣类。十机》也说:“郁怒从阴,故多阴者多怒……多阴者多杀气:。于优生者有不良影响。《广嗣纪要。协期篇》写道:”四忌触忤恼怒,骂詈击搏之事“,这对于嗣育而方,是值得深入研究的。
  《三元延寿参赞书。欲有所忌篇》云:“忿怒中尽力房事,精虚气节,发为痈疽。恐惧中入房,阴阳偏听偏虚发厥,自汗盗汗,积而成劳”情绪急剧变化时,阴阳气血不调,心神不宁,倘若匆匆忙忙的交挡,于身心健康有害则是肯定无疑的。但是否发为痈疽,或积而成劳,则当活看,不可拘泥。
  关于交接天时,《玉房秘诀》写道:“又娄避大寒大热、大风大雨、日月蚀、地动雷电,此天忌也。”人与天地相参,与日月星辰相应,两者之间息息相关,时时刻刻都有在不断的进行信息传递,吸引天之灵露以为精气,自然界的剧烈变化,可导致人体的阴阳气血及脏腑功能发生改变,例如严寒可伤阳气,大热可耗散阴精,地摇雷电可能使人心神不宁等。倘若在这个时候交挡,不仅二心不和,达不到神交的和谐程度,而且引致疾病。《千金要方。房中补益》写道:“若御女者,则御女者,则损人神,不吉,损男百倍,令女得病。有事必癫痴顽愚、喑哑聋聩、挛跛盲眇,多病短寿,不寿不仁。”只有风和日丽,气候宜人,神清气爽,精力充沛,男女情动,二心交畅,情意洽美,团结完成。可见古人所谓“天忌”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应该说,这也是医学气象学待于问鼎的课题。
  关于交接地利,《玉房秘诀》写道,山水神社、五谷寺庙和井灶等地势阴险之处,是不宜交接的,这就叫做地忌。《妇人规。子嗣。地利》指出:“如寝室交会之所,亦最当知宜忌。凡神前庙社之侧,井灶冢枢之旁,及日月火光照临,沉阴危险之地,但觉神魂不安之处,皆不可犯,倘有不谨,则夭枉残疾,飞灾横祸,及不忠不孝之流,从而出矣。验如影响,不可慎哉”。由于我国风俗习惯、宗教观念与传统文化教育的影响,人们一般认为性事是隐私、邪鄙的,尤其是野合行为,更为人们讥讽与嘲弄的话题。如在神庙前、冢旁火照之处交合,则每有亵渎或难堪之感,令人心绪不安,故景岳归纳为“凡神魂不安之处,皆不可犯”,是这些场合可习惯地给人以负咎的惩罚。这是人们的一种精神心理反应。因此,所谓“地忌”之说,对于人们还是能提供一些有益的启示。事实上这些阴险之地,现已不复存在。但交接环境的幽雅、安静、舒适无疑对行房有利。
  关于交合时间,古人亦有避忌的规定。一年之中,不宜交合的时间是冬至、夏至更迭前后。因为“冬至阳生,真火正伏:夏至阴生,真水尚微,此一年之虚也”(《广嗣纪要。协期篇》)。男子为阳,女子为阴,冬至时节是一年中阴气最虚弱之时;夏至时节则是一年之中阴气最不足之刻,于此交合易令男子阳气受损,易令女子阴液耗伤,故为忌也。再说人的生理变化与四季气候变化亦相互关联,春生、夏长、科收、冬藏,故古人认为房事的次数宜“春二、夏三、秋一、冬无”,年老体弱者,尤宜“慎房室,春夏施泄,秋冬闭藏”。
  《广嗣纪要。协期篇》写道:“上弦前,下弦后,月廊空,此一月一虚也”,亦须谨慎避之。现代研究表明,月亮与地球之间的引力关系,对人体健康有着直接的影响。例如有人观察到女性的性欲随着月经周期内有所升降,正如“妇女阴质,取象于月”。因此根据一月之内阴阳变化的生理特点,当然也包括性机能的变动特点,切实掌握好行房时间,无疑是有益的。至于上弦月前,下弦月后之谓,意在类比,不可拘泥。
  接着,《广嗣纪要.协期篇》又写道:“天地晦冥日月,此一日之虚也”,天地暗谈,日月无光,这是每日中的虚损之时,交合宜有所避。一日之中,人体的阴阳气血呈现着规律性的变化,至于夜半生气乘旺之时“,夜半即半夜子时,约23~1时,正是人体阳气开始发生的时候,是男女交合最佳时间。其他时间亦未尝不可,只要男女欲情波动,就是房事交合最佳时机。
  关于交合起居、饮食问题,古代房中养生家认为饮食、醉酒、疲劳等情况下均不宜行房,《三元延寿赞书。欲有所忌篇》指出:“书云:饱食过度,房室劳损,胭气流溢,渗入大肠,时便清血腹痛,病名肠癖。”饱食伤脾,谷力未行,脾未散精,输注血脉,加之房事损精,气血逆乱,可发生腹痛、便血的疾病,这叫肠癖。考试《洞玄子》列为“第三之忌,新饱饮食,谷力未行,太仓内实。”这是合乎生理卫生的。
  对于饮酒入房,特别是醉后行房,古人尤持反对态度,《素女问。上古天真论》对饮酒后入房所产生的病理变化,叙述得十分清楚,指出:“以酒为浆,以亡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饮酒入房,贪图淫乐,耗散真元损伤肾精,是造成是衰的根本原因;还能带来多种疾病,因酒醉入房,气竭肝用力,于男子则精液衰少,阳痿不举;于女子则月事衰微,恶血淹留,患生恶疮。而且酒性湿热,非唯乱性,亦可乱精,对于生育亦有不良的影响。现在许多:“星期天孩子”,其智力低下或畸形就多由酗酒所致。可见醉后禁止入房是有科学依据的。
  此外,古人还认为远行疲劳之后,不宜行房,否则为五劳虚损。忌忍小便入房,“当溺不溺以交接,则病淋,少腹气急,小便难,茎中痛”(《玉房秘诀》);或“面失血色,或致胞转脐下,急痛死”。忌忍大便入房,“当大便不大便而交接,即病痔,大便难。忌洗浴后即刻行房,因”新沐浴,皮肤未燥,以合阴阳,令人短气……“(《玉房秘诀》)。姑且不论在以上情况下交接,是否发生有尖疾病,但一点则可以肯定,均不符合生理卫生,因此在行房中应当避免,而且只要稍加注意,就可以做到。
  关于经期与房事。妇人月事,冲任满盛,应时而下,乃平和之气。经行之时,最宜调护,苟能调理得宜,得其常候而无病。而调护之中,禁忌房事乃居其首。因为女子经行期间,宫城开启,经血时下机体暂时气血不足,肝肾偏虚,自然抗邪能力较弱,本身就容易感受病邪而引起疾病。倘若强力行房,血气错行,轻则月经不调,重则崩漏。《万氏妇人科.调经章》”月事适未断之时,而男子纵欲望不已,冲任内伤,血海不固……。为崩有一月再行,不及期而行者矣。”《千金要方.房中补益》云:“妇人月事未绝而与交合,令人成病”。《原病集》也说:“有妇人月经来时,交合阴阳,致伤血络,多成经漏淋漓。”这些见解都是合乎科学的,也是古人的经验总结。经期行房,不仅伤及冲任,还可致瘀摁留内,致生诸疾。《女科经论》说:“若经适来而不禁房室,则败血不出。积精相射,致有宿疾。”《妇人大全良方。调经门》写道:“将理失宜,似产后一般受病,轻为宿疾,重可死矣。”进一步提醒人们禁忌经行入房。但有些年轻夫妇,情爱缠绵,欲火不能自禁,置调护于脑后,忘乎所以,经行入房,引致女子经病,悔之莫及者,并非鲜见。所以女子行经期间,禁忌房事,既合乎月经生理卫生,又合乎性卫生,而有益于男女双方身心健康。
  关于妊娠与房事。《万氏妇人科。胎前章》写道:“妇人受胎之后,所当戒者,曰房事,曰饮食,曰七情,曰起居,曰禁忌,曰医药,须预先调养,不可少犯,以致伤胎难产,且子多疾,悔之无及。”妇人妊娠期间,既要保护母体健康,又要妊养胎儿,故孕期卫生保健十分重要。万全所述六项,皆属孕期保健的主要内容,而房事位居其首,足见妊娠期内怎样行房是值得深入研究的。
  首先,孕期行房是导致流产的主要原因之一。关于这一点,张景岳分析十分船长他写道:“凡小产……总由纵欲而然。第自来人所不知,亦所不信,兹经笔代灯,用指迷者……盖胎元始肇,一月如珠露,二月如桃花,三月四月而后血脉形体具,五月六月而后筋骨毛发生。方其初受,亦不过一滴之玄津耳。此其正无依,根尚无地,巩之则固,决之则流。故凡受胎之后,极宜节欲,以防泛滥。而少年纵情,虽胎固、欲轻者,保全亦多,其有兼人之勇者,或持强而不败,或既败而复战。当此时也,主方欲静,客不肯休,无奈狂徒敲门撞户,顾彼水性热肠,有不启扉而从,随流而逝者乎?斯时也,落花与粉蝶齐飞,火枣共交梨并逸,合污同流,已莫知昨日孕而今日产矣,朔日孕而望日产矣,随孕随产,本无形迹。盖明产者,胎已成形,小产必觉;暗产者,胎仍似水直溜何知?故凡今之术,术家多无大产,以小产之多也。娶娼妓者多少子息,以其子宫滑而惯于小产也。今年内常见艰嗣求方者,问其阳事,则日能战,问其功夫则曰尽通,问其意况,则怨叹曰:人皆有子,我独无。亦岂知人之明产,而尔之暗产耶?此外如受胎三月五月,而每有堕者,虽衰薄之妇常有之,然必由纵欲不节,致伤母气,而堕者尤多也。故恃强过勇者多无子,以强弱之自相残也;纵肆不节育者多不育,以盗损胎元之气也。岂悉由妇人之罪哉?”从妊娠生理与节育机制,说明妊娠行房所致暗产、胎堕的病理原因,在于纵欲不节,致伤母气,盗损胎元之气。所以《万氏妇人科。胎前章》说:“古者妇人有孕,即居侧室,不与夫接”。所谓“居侧室”即孕妇独宿以养胎,不仅产育无难,生子多贤,亦少疾病。这种提法完全符合妇女孕期生理。
  孕期行房不仅仅是引起胎堕的原因,“凡胎元之强弱,产育之难易,及产后崩淋、经脉之病,无不悉由乎此。其为故也,盖以胎神肇固之日,极家具保护宫城,使不知慎而多动欲火,盗泄阴精,则藩篱由不固而伤,血气由不聚而乱,子女由元亏而夭,而阴分之病亦无不由此而百出矣。此妇人最宜慎者,知者不可不察。”(《景岳全书。妇人规,妊娠寡欲》)可见妇人孕期房事不加节制,不可引起多种疾病,所妊养之子亦因元气亏损而弊命,这是妇人最宜谨慎之处。
  妇人孕期节制房事,养心调性,妊养胎儿,足月顺产,则不仅子贤聪明,且身体健康,于优生有利。反之,若“不加禁忌,纵情纵欲,有触动胎气而堕者,有胎肥硕而难产者,有败精凝裹而碍产者,有生子多疾、痘疮稠密者,皆多房事故也。”(《万氏妇人科。确论胎养胎教数条》)。
  但是妇女妊娠期长达十月左右,完全禁绝房事也是不现实的。由上可知,在妊娠三个月以内,胎儿根基不牢,“巩之则固,决之则流”。行房盗损胎元之气,容易发生流产,应当禁止房事;妊娠四月五月,胎元已固可以行房,但宜以侧位为佳,且须节制;妊娠末期,即七月、八月、九月、十月,胎儿活动增加,快欲临盆,此时亦宜禁止房事,否则可致早产、难产、出血等不良后果。总之妇人孕期,房事应当禁则止,应节勿纵,才能使五脏安和,气血调顺,冲任得固,胎得妊养,从而使母休健康,胎儿优生。秘以“妊娠之妇大宜寡欲”,含有深刻的科学道理,是嗣育学、性医学、妇科学要继续研究的课题。
  关于年龄与房事,按男三十而聚,女二十三而嫁,则每一个人婚后都要经历青、壮年、老年三个阶段。虽然三者之中,在年龄上很难划定一个确定的界限,但在生理机能上、特别是性机能,于三个阶段却有明显的差异。因此,房事生活的宜忌也有所不同。
  青年正是生长发育之时,血气方刚,性欲强烈,情动难禁,交接较多,乃情理之事,不足为怪。但贵在欲而有制,不可随势放纵。清。石天基《卫生必读歌》说:“年少精强力壮时,岂可孤阳独身宿,但要节制惜精神,不宜肆纵无断续。”倘若倍力行房,不过半年精髓枯竭,身体十分虚弱,寿命也不会长。因此,青年期忍气吞声行房有度,对于中年健壮,老年长寿,的确有不少益处。这是值得提倡的。但是有些青年人不知道爱惜自己,受西方性解放思想影响,野合者不少,这对于男女双方的身心健康十分有寄存器;尤其是青少年过早的性行为更为有害。《养生四要》说得好:“少之时,气方盛大而易溢,当此血气盛,加以少艾之慕,欲动情胜,入接无度,譬如园中之花,早发必先萎也,况禀受怯弱者乎”,因此,青少年不宜早恋,过早地考虑房事。但要采取措施,对他们进行性的教育,包括初步的性知识与性观念、性道德,打破对性的神秘感觉。这对青少年身心健康是有好处的。
  中年是人生相对较长的阶段,由步入而立之年起始,至60岁止,是人生最宝贵的岁月,事业上已有所成就,社会生活亦具有相当经验,家庭成员增多,虽然精力充沛,但与现实生活发生冲撞时,往往又是难于理智地加以抑制。在生理功能上也表现出由高峰向下回落,在某些方面显示出“衰老”。在性生活方面,由于夫妻间和长时间合作,已取得和谐性生活的经验,房事生活已成为家庭生活的一部分,一种调节剂。即使在某些方面发生暂时的障碍,也能通过夫妻间的相互抚慰、相互谅解而获得满意的解决。但是中年时期,要使男女双方获得性生活上的艺术享受,一方面要保持身体健康,保护性的功能不致早衰、顺利地过渡到老年;一方面又要让性生活所带来的享受,成为维系与加深夫妻感情,维系家庭和睦的一种力量。因此中年的房事应当是乐而有节,纵欲固然不可取,戒绝也是有害的。《素问.上古天真论》说:“男子……五八,肾气衰、发堕齿槁。六八,阳气衰竭于上,面焦,发鬓颁白,七八肝气衰,筋不能动,天癸竭,精少,肾脏衰,形体皆极。女子……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胎堕。六七三阳脉衰于上,面皆焦,发始白。七七,任脉虚,太冲脉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无疑所列数字宜当活看,但表示着男女生理功能,特别是性与生殖能力渐渐减退,这是自然规律,无可抗拒。因此,中年房事应当顺应这种变化,谨慎从事,以延缓衰老,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具体的房事频度已在“欲不可纵”处说明,这里不再赘述.总之以房事后不感到疲倦,而感到快乐、恒知不足为宜。如果房事后自觉腰痛、乏力、头目眩晕即是肝肾不足见证,说明房事过多,宜加节制与调理。
  俗谓“人生七十古来稀”。人过六十岁,已步入之年,肾脏精气,日渐虚衰,性功能与生殖能力亦随之减退或消失,形体亦逐渐衰老。值此之际,寡欲是养生的重要内容。《千金要方.卷二十七,房中补益》写道:“六十者闭精勿泄,若体力犹壮者一月一泄,凡人气力自有强盛过人者,亦不可抑忍久而不泄,致生痈疽。若年过六十,而数旬不得交合,意中平平者,自可闭固也。”一般来说,六十岁的老人,当闭守精关,不要施泄,但若体力健壮,阳事仍盛者,可一月施泄一次,凡体质和精力强盛异于他人,则不宜强行抑制而久不施泄,若强抑施泄,可能发生痈疽等病。若六十岁后,数十天夫妇不同房,而性欲与性兴奋平淡的,则可固护精液而不必施泄,则此可知,老年的房事更无定规,只能根据自己的身体条件而定,基本精神是既不能绝欲,也不能自持体壮,阳事犹旺,过多交接。这个提法是合乎老年生理状况的,更合乎老年心理。事实上,人老了更需要抚爱,仍然有性的要求,但所要求的不仅是性欲上的满足,更主要的是一种感情上的满足。
  当然老年人毕竟是衰老了,即使春情激发,亦必节制,素有宿疾者尤宜注意。孙思邈为此特举例说明,他写道:“昔正(贞)观初有一野老,年七十有余,诣余云:数日来阳气益盛,思与家妪昼寝,春事皆成,未知垂老有此为善、恶耶?余答之曰:是大祥。子独不闻膏火之将竭也,必先暗而后明,止则灭。今足下年迈桑榆,久当闭清息欲,兹忽春情猛发,岂非反常耶?窃谓(为)足下忧之,子其勉欤!后四旬发病而死,此其不慎之效也。如斯之辈非一,且疏一人,以将来耳。”孙氏之言,并非危言耸听。老人因房事不慎而致色厥、或毙命者,不是罕见之事。因此,老年人最忌滥施精液,宜闭守清关,养精固肾,延年益寿。
  疾病与房事,一般来说,身患疾病是不宜行房的。但病的缓急,有宿疾与新病之异,有轻重之别,有虚实之分,千变万化,不可三言两语说清,只能述其大概而已。
  新感之病,未瘥之前,禁止同房。倘若犯禁,则引邪内入,致生他病;即使已瘥,入房仍宜谨慎。盖新感病在其表,病势尚轻,但表气不固,正气已虚,倘若行房,伤肾耗精,虚其所虚,邪自表邪入脏腑,不可不防。
  热病未愈,禁止入房.热病伤阴耗液,入营动血,即使向愈,正气一时难复,需要较长时间的调理,才能完全的康复,倘不知禁,新瘥行房,施泄精液,伤肾伤气,往往可使“死灰复燃”,或变生他症。古已有明训,《伤寒论》谓“阴阳易”一病,即由男女热病未瘥,阴阳交合所致。
  男子前阴诸病,下疳、子痈、囊痈,以及淋尖锐湿疣等,禁止同房;女子冲任不调,崩漏、带下、白浊、阴疮、阴肿、阴痒,以及罹患性病者,禁止行房,一则避其加重病情,另则避其相互传染。
  阴阳人,五不男,五不女等性器官畸形,古谓不能合阴阳,但在现代可以通过治疗,仍可使它们获得性生活的能力。
  身素有旧病,房事宜谨慎,量力而行,倘若旧病发作,如胸痹,突发胸闷、胸痛、心慌、气短等到症,禁止行房,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因行房失度,而致毙命者,不是没有的,尤多见于中老年人。
  但有些慢性病,没有引起全身阴阳气血的病理反应,没有引起脏腑功能不调,仅表现为某个局部有所不适,可以行房,但要有节度。例如精浊之病,行之于手淫者,禁止行房反而不利,一定的施泄,病有尚感舒适。因此也只能因病、因人而异,不可以作硬性的规定。
  总之疾病与房事的关系,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有的疾病使人失去永久的性生活能力,如阴茎癌手术切除了阴茎,病人就失去了性的能力,而内心就有一种缺失感;有的疾病则严重妨碍人的性机能,如消渴等,即使治疗,一时也难于恢复。因此应该向病有说明白,罹患疾病期间禁止行房,主要宗旨是让他(她)获得正常的性生活能力,为着身心的健康,而理智地进行自我的调节。这是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