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房中术》

前言
第01节 房中术释义

第02节 中国古代秘传房中术
第03节 采阴补阳
第04节 采阳补阴
第05节 采三峰大药
第06节 比甲功夫
第07节 窄阴方
第08节 道士的房中手术
第09节 阴阳的修炼之术
第10节 古代性观念和房中术
第11节 性前嬉
第12节 素女经
第13节 欲不可绝
第14节 欲不可早
第15节 欲不可强
第16节 欲不可纵
第17节 欲有所避
第18节 性事法则
第19节 动得其宜 先肾后心
第20节 先戏而乐 神和意感
第21节 男候四至 女候五征
第22节 听音察形 缱绻情深
第23节 善用八益 避免七损
第24节 动而少泄 固精养生
第25节 巫术为主医术为辅,社会学家谈房中术
第26节 以历史眼光看房中术
第27节 古代房中术纵论
第28节 “采阴补阳”与女性的客体化

返回首页

先戏而乐 神和意感

  人类的两性生活不再仅仅是一种种族延续的神奇力量,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通过两性之间的感情,可以丰富和美化人类生活的内容,使这种人与人的关系升华为一种艺术的享受。这是和谐的性生活所能达到的理想境界。为了使人们的两性生活达到这种和谐的程度,养生祛病,古房中家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认为性事前的爱抚,是和谐的性生活的必要条件。
  众所周知,男女阴阳异质,其性欲的性兴奋常不易同步发生与启动,不易同时达到被激动的程度。一般来说,男子性冲动易于发生,有一触即发之势,而女性则相对迟缓,春情姗姗来迟,显示迟速完全不一。我国潘光旦先生说:“男子爱女子,是因为女子美,而美的印象是从视觉传达给意识的;而女子爱男子,是因为男子有力,而有力的印象,虽属于基本的触觉范围,却也须先假道于视觉而达于意识。”(《性心理学》)潘光旦译注爱美而产生的性冲动,男女有迟缓、快慢的差异,就不难理解了。再说男女之间,因先后天条件不同,体质亦有强与弱的差别,性机能(包括性欲和性兴奋等)也随之表现出强与弱的差异,强者易于激发.弱者难于启动。要消除两者之间的差异,除了急速的一方善于克制,安静自持,耐心等待;迟缓的一方主动激发,促使情机提早到来外,最主要的是男女双方需要有一个嬉戏调情阶段。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竹简《天下至道谈》把这个阶圾高度概括为“先戏两乐”。
  对于夫妇性事前的爱抚,我国古代医家和房中家甚为重视,《玉房指要》说:“凡御女之道,务欲先徐徐嬉戏,使神和意感,良久乃可交接”。意思是说,夫妇性事之前,必须先有舒缓的爱抚准备,使双方情绪和谐,心心相印,性欲感动振奋,然后才可交接。孙思邈《千金要方.房中补益》指出:“凡御女之道,不欲令气未感动,阳气微弱即交合。必须先徐涂嬉戏,使神和意感良久,乃可令得阴气,阴气推之,须臾自强。”同样强调性事前要有充分的爱抚准备。即使现在看来,这种主张仍然闪烁着理性的光芒,而具实际的指导价值。
  如何进行性事前的爱抚呢?古房中家亦作了明确的回答。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竹简《合阴阳方》中大意是说,凡属男女两性阴阳交合的方法,从手部腕阳开始按摩,循着臂肘两旁,抵达腋窝部位,上经肩峰,抵达脖颈部位。再按摩颈部的承光穴,又环绕颈一周,下走缺盆,经由乳晕,越过胸窝,到达曲骨与横骨之间,向下触摩阴蒂,吸引天之精气以醒脑提神,就能长生久视与天地共存。足见我国房中家早在两千余年前,就已掌握运用抚摩激发性欲与性兴奋的方法,这是完全合乎科学的。抚摩的直接感受是依赖于触觉,对于触觉的作用,潘光旦先生说,“触觉既属元始,而所占的面积又广,既散漫,又模糊,所以一经触发,他的情绪的陪衬总是特别的浓厚,所以在一切感觉之中,触觉是最缺乏理智的,也是最富有情绪的……所以,要找一条路子来唤起性的活动,它是最方便的一条,也是最有力量的一条。”(《性心理学》潘光旦泽注)勿容置疑,对于触觉的这种作用,古人也是了解的,但探索的途径,是从养生导引与体表经络的联系获得解释,换言之,有秩序的、由轻而重的舒缓按摩,既能激发灵点感应,也能启动百脉之气,由此而激动性的兴奋。在我们人体有几个区域特别是容易接受性的刺激,也就是说,对性的刺激有一种特别的敏感。按其敏感的强度,依次是生殖器官的部分、口与舌、女子的乳头。其他如耳、颈、项的背部,腋、手指、肛门,大腿,男子的乳头,均可成为敏感的区域。这些区域即所谓的发欲带。由此可见,在夫妇性事前的戏道中,舒缓的爱抚,对性欲与性兴奋的激动作用,是不能忽视的。
  戏道并不仅仅是夫妇间的相互抚摩,还有“叙绸缪”、“申缱绻”。对此,《洞玄子》有一段精彩的描述,写道:“凡初交会之时,男坐女左,女坐男右,乃男箕坐,抱女于怀中。於是勒纤腰,抱玉体,申燕婉,叙绸缪,同心同意,乍抱乍勒,二形相搏,两口相一,男含女下唇,女含男上唇,一时相吮,茹其津液。或缓啮其舌,或微辞其唇,或邀谴报头,或逼命拈耳,抚上拍下,焉东啮西,千娇既申,百虑竟解”。它清楚的告诉人们,夫妇交合之前,宣相偎相伴,紧紧相抱、相互抚摩,窃窃私语,申缱绻之情,热烈亲吻,同心同意,情意融融,恩爱缠绵,如胶似漆,达到一个“千娇既申,百虑竟解”的神化境界。
  当然,夫妻性事前的爱抚并不只限于以上几个方面,戏道的内容可以是多种多样的。例如《玉房指要》认为,“先令妇人放平安身屈两脚,男入其间,衔其口,吮其舌,拊搏其玉茎,出其门户东西两旁。如是食顷,徐徐内入”。显然夫妻间的性器官相互摩擦,也是激发性欲的最有效的性前爱抚活动之一。由此可见,戏道的内容是可自由选择的,并不要求千篇一律。这是完全合乎实际的。
  经过性事前的徐和舒缓的嬉戏,男女之间神气和谐,情意相感,性欲感奋,“男欲求女,女欲求男,情意合同,俱有悦心,故女质振,感男茎、盛男势,营扣俞鼠,精液流溢,玉茎施纵,乍缓乍急,玉户开翕……”(《玉房秘诀》)。我们知道,性活动是行为、情欲、态度等多方面的综合表现,是男女双方的行为。经过性事前的充分准备,男女双方的性欲与性兴奋,得到了同步的感奋,达到了非交不可已的程度。这是保证性事顺利进行的前提,是性生活和谐的必然条件。
  相反,夫妻双方在性事前未进行爱抚的准备,或做得不甚得体,都有碍于性事的顺利进行。《玉房秘诀》对此有明确的阐述:“交接之时,女或不悦,其质不动,其液不出,玉茎不强,小而不势,何以尔也?玄女曰:阴阳者相感应耳,故阳不得阴则不喜,阴不得阳则不起。男欲接而女不乐,女欲接而男不欲,二心不和,精气不感,加以卒上暴下,爱乐未施。”很显然,性事之前夫妇未能进行充分的嬉戏,则男的不能感动对方,女子不喜悦,不响应;如女的不能感动对方,则男的阴茎不勃起、不主动,双方情欲不协调,情意悖离,精气不能相互感应。在这种情况下匆忙交合,动作粗鲁,则更易引起对方的反感或厌恶,于性生活大为不利。这是应极力避免的。
  由上可见,夫妇间的性事生活有着截然不同的两种方式:一种是骤然而下,尽快结束,爱乐未施,这不身合性卫生、性保健;另一种是申缱绻之情,叙绸缪之枕,爱抚相感,相互传递性的信息、性的刺激,俾使两个个体均沐浴在情欲融融之中。这不仅合乎性卫生,而且可使夫妻间的性事生活升华为一种艺术的享受,即使在现代文明发达的国度里,也是值得提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