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房中术》

前言
第01节 房中术释义

第02节 中国古代秘传房中术
第03节 采阴补阳
第04节 采阳补阴
第05节 采三峰大药
第06节 比甲功夫
第07节 窄阴方
第08节 道士的房中手术
第09节 阴阳的修炼之术
第10节 古代性观念和房中术
第11节 性前嬉
第12节 素女经
第13节 欲不可绝
第14节 欲不可早
第15节 欲不可强
第16节 欲不可纵
第17节 欲有所避
第18节 性事法则
第19节 动得其宜 先肾后心
第20节 先戏而乐 神和意感
第21节 男候四至 女候五征
第22节 听音察形 缱绻情深
第23节 善用八益 避免七损
第24节 动而少泄 固精养生
第25节 巫术为主医术为辅,社会学家谈房中术
第26节 以历史眼光看房中术
第27节 古代房中术纵论
第28节 “采阴补阳”与女性的客体化

返回首页

善用八益 避免七损

  我国古代房中术与气功有着密切的关系,主张房中术与气功应同时进行操练,即将气功、导引引入房中术,达到延年祛病的目的。所谓八益,是指气功导引与两性交接相结合的八种方式八个步骤。所谓七损,是指男女交合有七种做法对身体有害,合称七损八益,倘若不能运用八益、避免七损,那么人到了四十岁阴精就自然的衰减一半,五十岁起居生活显得衰老,六十岁则听觉失聪且视力不明,七十岁下体干枯而上体衰虚,阳器痿软不用,眼泪和鼻涕一起流出,完全是个衰老夫子了。要想延缓这种衰老、恢复健康也有办法,那就是除去七损,以救治疾病,采用八益来补益精气。
  八益的具体内容:一是调治精气,二是致其津液,三是了解交合的适宜时机,四是蓄养精气,五是调和阴液,六是聚精益气,七是保持精气盈满,八是防止性的衰退,核心是保精积气。
  八益的具体做法是:清晨起床,静坐,伸直脊背,放松臀部,徐缓呼吸,导气下行。这就是“治气”;徐徐吞咽舌下津液,臀髋下垂,伸直脊背,收敛肛门,使气机通畅,谓之“致沫”,先嬉戏爱抚,神气和畅,情意相感,女方有性的要求时才交台,这叫“知时”;交合时,放松脊背,收敛肛门,导气下行,聚致前阴,此谓蓄养精气;交接时,阴茎的抽送出入不要粗暴与急速,宜和缓轻柔,这叫“和沫”;睡卧醒来,使阴茎勃起,坚硬挺拔而择时以进,这叫“积气”;交合达到性兴奋的高潮,纳气运行于脊背,停止性器的摆动,吸引天气,导气下行,静静地等待,这就叫做“待赢”;房事将要结束时,宜将余精洒尽,并趁阴茎未完全软痿时即退出,此谓“走倾”。由此可知,八益主要自容是指在两性交合的全过程中,如何将气功导引与性行为或者交合方法相结合,入静调神,放松导气,和缓保精,达到养生祛病的目的。这正是我国古代房中养生学的特点之一。
  关于气功导引与房室生活的结合,孙思邈亦有具体的描述,说的是交合时的呼吸方法。大意是人交合时,常常用鼻深吸气,以口微微呼出,自然有益,交合结束,一身发热,是得气的表现。
  又说:“凡欲施泻者,当闭口、张目、闭气、握固两手,左右上下缩鼻取气,又缩下部及腹,小偃脊背,急以左手中两指抑饥抑屏翳穴,长吐气,并琢齿千遍。则精上补脑,使人长生。”这是指射精时的气功修炼法。
  又说:“使男女感动,以左手握持,思存丹田,中有赤气,内黄外白,变为日月,徘徊丹田之中,俱入泥丸。两半合成一团,闭气深内纳出入,但上下徐徐咽气,情动欲出,急退之……。”中补益,意守丹田,形神若一,呼吸吐纳,交合得体,可延年益寿。
  孙氏是有名的道家,又是房中家,自东汉张道陵始,道教与房中术结下了不解之缘,往往是两者同时修练,因此我国古代房中术又有道教的蛛丝马迹,这或许多少给房中术带来一点神秘的色彩,但并不妨碍它的遣疾与养生的微旨大义。
  所谓七损,竹简《天下至道淡》,大意是说,七损的具体内容是指两性交合因动作过快、粗暴而产生阴茎或阴户疼痛,这叫“内闭”;交接时大汗淋漓不止,伤津损阳,这叫“外泄”;交接频繁,施泄没有节制,阴精竭尽,这叫“精气耗竭”;有交合的要求,但阴茎不能勃起,此谓之怫;交合时喘息,心中烦乱不安,谓之“烦”;夫妇一方毫无性欲要求而强行对方交合,等于陷入绝境,此谓“绝”;交合时动作急速,多可导致精气耗竭,这就叫做“费”。合称为七损。毫无疑问,无论从哪个方面分析,这七种情形都是应该避免的。因为七损中不论那种情形发生,不仅不能获得和谐的性生活,有碍于夫妻之间的感情,而且可招致疾病,损害健康,这样的例子并非鲜见。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认为,七损实际就是房事生活中应该禁忌的七种行为。这在今天看来,仍具有相当的价值,值得深入研究。
  嗣后,围绕七损八益的问题,古人进行了不少探索与研究,中心仍然是如何在性生活中做到遣疾与养生。《医心方.卷二十八.七损》引《玉房秘诀》云:“一损曰绝气,绝气者,心意不欲而用之,则汗泄气少,令人心热,目冥冥,治之法,令女正卧,男担其两股,深案之,令女自摇,女精出止,男勿得快,日九行,十日愈。二损曰溢精,溢精者,心意贪爱,阴阳未和而用之,精中道溢,又醉饱而交接,喘息气乱则伤肺,令人咳逆上气,消渴,喜怒或悲惨惨,口干身热而难久立,治之法,令女人正卧,屈其两膝夹男,男浅刺,内玉茎寸半,令女子自摇,女精出止,男勿得快,日九行,十日愈。三损曰夺脉,夺脉者,阴不坚而强用之,中道强写,精气竭,及饱食讫交接伤俾,令人食不化,阳痿无精,治之法,令女人正卧,以脚沟男子尻,男则据廗内之,令女自摇,女精出止,男勿快,日九行,十日愈。四损曰气泄,气泄者劳倦汗出未干而交接,令人腹热唇焦,治之法,令男子正卧,女跨其上,向足,女据廗,浅内玉茎,令女自摇,精出止,男子勿快,日九行,十日愈。五损曰谓机关厥伤者,适新大小便,身体未定而强用之则伤肝,及卒暴交会,迟疾不理,不理劳损筋骨,令人目茫茫,痈疽并发,众脉槁绝,久生偏枯,阳痿不起,治之法,令男子正卧,女跨其股,踞前向,徐徐案内之,勿令女子自摇,女精出止,男勿快,日九行,十日愈。六损曰百闭,百闭者淫佚于女,自用不节,数交失常,竭其精气,用力强写,精尽不出,百病并生,消渴,日冥冥,治之法,令男正卧,女跨其上,前伏据席,令女内玉茎自摇,精出止,男勿快,日九行,十日愈。七损曰血竭,血竭者,力作疾行,劳作汗出,因以交合,俱已之时,偃卧推深,没本暴急,剧病因发,连施不止,血枯气竭,令人皮虚肤急,茎痛囊湿,精变为血,治之法,令女正卧,高枕其尻,申张两股,男跪其间,深刺,令女自摇,精出止,男勿快,日九行,十日愈。”在这里,《玉房秘诀》讨论了三个方面的问题,其一,明确指出不该交接而交的七种情况(实际为九种);其二,描述了其所治病症的具体症状;其三,申述了以相应的交合姿势与体位进行治疗。显然较《天下至道谈》所述“七损”有了进一步的充实与发展,尤其是企图通过交接的姿势与体位进行治疗的主张,不能不说是一种新的探索,姑且勿论这些方法的实际效果如何,但至少对于性的治疗具有启发意义。事实上男女性功能障碍,以及相关的疾病,是可通过性行为(当然包括交合姿势与体位)的改变而进行治疗的。所以不能认为是追求淫乐而轻易否定。当然确定的价值还有待于实践资料的进一步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