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房中术》

前言
第01节 房中术释义

第02节 中国古代秘传房中术
第03节 采阴补阳
第04节 采阳补阴
第05节 采三峰大药
第06节 比甲功夫
第07节 窄阴方
第08节 道士的房中手术
第09节 阴阳的修炼之术
第10节 古代性观念和房中术
第11节 性前嬉
第12节 素女经
第13节 欲不可绝
第14节 欲不可早
第15节 欲不可强
第16节 欲不可纵
第17节 欲有所避
第18节 性事法则
第19节 动得其宜 先肾后心
第20节 先戏而乐 神和意感
第21节 男候四至 女候五征
第22节 听音察形 缱绻情深
第23节 善用八益 避免七损
第24节 动而少泄 固精养生
第25节 巫术为主医术为辅,社会学家谈房中术
第26节 以历史眼光看房中术
第27节 古代房中术纵论
第28节 “采阴补阳”与女性的客体化

返回首页

“采阴补阳”与女性的客体化
----用妇女的眼睛看中国古代房中术


中国文化讲究阴阳互补与平衡,建立在这种朴素辩证法基础上的中国古代房中术从来认为,性行为是自然秩序和人类繁衍的一部分,是健康的,它与罪恶和道德败坏不相干;还认为性交是男人女人的神圣职责、两性和谐才是神圣的目的。这种朴素的性观念对人类的性行为给予了充分的肯定,显然没有像某些古老文化中把性看成罪恶,把女性看成原罪的病理和心理的变态的载体,可以说,这是中国种族和文化长期延绵生机勃勃的一个重要原因。

毕竟,中国古代房中术是建立在男性中心文化和一夫多妻制度上的;如果用我们今天的性科学理论和社会性别观念来分析和解构中国古代房中术,不难发现掩盖在“阴阳合和”,“男女互补”下性别关系的倾斜和性别结构的失衡。

首先,“阴阳合和"的一个重要目的是“采阴补阳"。比较西方历史上以男性为中心的"性交朝爱抚——阴茎插入抽动——射精产生性高潮”而不重视女性感受的性交摸式,中国右代房中术十分重视男女在性交过程中的和谐,无论是性交前的准备活动,还是性文的实际过程和种种技巧,都较为注重唤起女性的快感,也推祟通过性交增进男女两性的健康。乍一看,这十分接近现代的男女平等的性健康观念.但仔细追究起来就有较大问题了房中术一再强调,男人的精液是最宝贵的东西,不仅是他健康的源泉也是他生命的源泉。每次射精都会损伤原气,除非从女人那里得到等量的“阴气”才能补偿。女人的阴气被认为取之不竭,并在性高潮时达到最盛。由此可见,如此重视女性的快感与高潮,原是为了得到更多的阴气,“壮阳”是为了“采阴”,“采阴”是为了补阳,女性在这个过程中不过是被利用的材料和手段。

房中术无限夸张了女性阴气的作用,王者(最高统治者)来阴以补“德”,(提高统治能力和政治声望),普通人采阴以保健,老者采阴以延年,道家则将采阴补阳推祟到极致,把女人当成炼丹的“宝鼎”.把“采补”当成点化成仙的手段。据说,喇嘛教中的密教术士也是通过与女性配偶的性交超度自身。说到采阴补阳的具体方式,房中术中五花八门,什么“素女采战之法".“一男御二女”的“鱼唼法".以女性唾液、乳液.阴液可组成所谓生血养精的“三峰大药”等等。在这种以男性为中心的模式中,女
性尽管得到了一些性满足,但实际上仍然处于被控制、被操纵、被利用的地位上。

除去“采阴补阳”之处,房中术认为性交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了使妇女受孕,绵延种族。这不仅是为合乎天地阴阳之道,也是履行对祖先应尽的神圣责任。一些房中术专门描写丈夫与妻子性交和与姬妾性交的不同,主要是为增强男子的性能力以保证他的妻子能怀上健康的孩子。与道家养生超凡的目的不同,儒家的房中思想尤其强调“得子”和优生。性交在这里成为生殖文化的一部分,妻子成为丈夫生育的机器,丈夫可以以“无子”休妻。在这种男性中心的生殖文化和生育选择的权利实际上被剥夺了。

其次,“阴阳合和”背后是一夫多妻的性特权和虚伪的双重道德标准。房中术十分强调“一男御数女”、“数数易女、则益多,一夕易十人以上,尤佳”(《玉房秘诀》),“能御十二女,而不复施泻者,令人不老,有美色。若御九十二女而自固者,年万岁矣”(《房内补益》),鼓励男子与多个女子性交。其观点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其有着一夫多妻的婚姻制度和背景,允许丈夫有权享有许多女性伴侣。而且男子的性特权有着自上而下的等级:“王者,可有一后,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贵族、将军和王公则可有三十多个妻妾;中等阶层的男性家长可有三四个妻妾。相反,女性不可以对男子有任何的不忠。这种对男女两性的双重道德标准反映了男女两性在封建社会中的实际地位。房中术的”一男御多女“的观点正与那种社会现实相适应。